股票大盘分析正文

王文学实现华夏系目标 一枝独秀到势成犄角

12月14日,保壳心切的*ST宏盛发布易主公告,“华夏系”掌门人王文学拟斥资9亿元入主,这将成为继华夏幸福、黑牛食品、玉龙股份之后王文学第四枚A股棋子。从在地产领域初露锋芒,到拥有资本市场一席之地,王文学用了14年;从数亿元的“小市值”到约千亿的新蓝筹,华夏幸福用了4年;从一枝独秀到势成犄角,“华夏系”短短一年就已实现。

华夏系掌门人王文学
华夏系掌门人王文学

探究本源,看似平淡的园区运营已为王文学积累了大量的资源,一切就绪之后,顺势拨动资本魔方已是必然之举。只不过,迅速摆好“资本拼图”并非就此功成名就。毕竟,只有“拼图”扣紧粘牢,才能脱离纸面光鲜,而非“镜中花水中月”。

巧取速夺

与耳熟能详的海航系、复星系、万向系、明天系相比,后起之秀“华夏系”并不怯生,短短一年间已将上市平台数量扩充至4家,行动之快、手法之多令市场咋舌。2015年11月,黑牛食品一则易主公告宣告了王文学的“小目标”。彼时的控股股东林秀浩将10.85%股权转让给王文学控制的西藏知合,同时将18.97%的股份表决权委托给后者行使,王文学成为新的实际控制人。

很快,王文学如法炮制,今年7月,西藏知合以“受让股份+表决权委托”模式,斩获玉龙股份的控制权。根据公告,唐志毅等原实际控制人将其合计持有的上市公司13296.66万股股份协议转让给王文学旗下公司,占公司总股本的16.91%;同时,又将12.77%股权的表决权委托行使。

仅5个月后,自救无望的*ST宏盛又成了王文学的猎物。较停牌前溢价30%的受让价格,王文学斥资9亿元拿下了*ST宏盛的控制权。梳理王文学的布局思路,有几个特点值得思考。

其一,其看重的大多是“壳资源”,且不说*ST宏盛连续亏损,黑牛食品此前曾一度谋求转型,但未能实现;玉龙股份则深陷传统产业,难以脱身,上述三家公司产业价值存疑,唯有上市平台这一身份“价值不菲”。

其二,先期试水意味明显。在“重组上市”监管收紧之际,王文学介入上市公司均以“入主”为先手,其后再考虑后续动作,而非一口气完成重大资产重组方案。

其三,多种手法展开。在入主黑牛食品、玉龙股份之时,王文学均采用了“受让股份+表决权委托”模式,而非吃下全部股权。此举被视为其降低前期成本的举措。

据记者统计,除主业平台华夏幸福外,王文学明面上拿下黑牛食品、玉龙股份和*ST宏盛控制权的总成本不过36亿元(黑牛食品尚未成行的定增暂不考虑),而其借此能够主导的三家上市公司的总市值已高达约200亿元,杠杆效应明显。

腾笼换鸟

“作为壳资源买家,收购目的无非是两类:一类是作为掮客引荐资产,重组完成后全身而退;第二类是向上市平台高价注入旗下产业,实现财富增值,继而长期滚动运作。”有资深投行人士表示,有产业储备的买壳者的首选模式一定是后者。

显然,擅长园区运营的王文学当属后者,其在黑牛食品的整合中就上演了一把精彩的“转型升级”。在王文学入主后,黑牛食品陆续公开拍卖了陕西黑牛100%股权、黑牛食品(苏州)100%股权、辽宁黑牛100%股权,以及黑牛食品(广州)、安徽黑牛部分生产设备,并在2015年12月24日,改选了董事会所有8名成员,原董事长林秀浩离职。

旧人旧事清理一空,王文学旗下公司以13.04亿元的价格受让了林秀浩持有的黑牛食品18.97%股权,进一步巩固实际控制权。至此,黑牛食品才正式开始奔向“新生活”。其9月拿出定增方案,拟向昆山国创、公司控股股东西藏知合等不超过10名投资者,发行不超过10.78亿股,募资不超过180亿元,用于进军OLED(有机发光显示器件)产业,就此转型成为电子元器件领域领军企业。

黑牛食品能否完成转型尚未有结果,但王文学一系列动作,着实改变了黑牛食品的产业格局。在玉龙股份身上,王文学似乎有意复制黑牛食品之道。11月12日的公告显示,玉龙股份拟出售四川玉龙、伊犁玉龙、玉龙科技、玉龙精密和香港嘉仁共5家子公司100%股权,颇有“甩包袱”之意。

在分析人士看来,在各地运营产业新城的过程中,王文学及华夏幸福积累了丰富的人脉资源,这使得其能够将散落于各地的优势产业嫁接到上市平台之上,为自己所用。在黑牛食品的定增方案中,昆山国资的身影就足以说明问题。由此看来,王文学已经显然不愿只当一名“掮客”,其在产业园区基础上打造的创新创业孵化业务,则有望为产业腾挪提供源源不断的项目支持。

12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