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 证券要闻 正文

葛文耀午夜宣告“停战” 重仓基金紧急下调估值

面对平安信托的罢黜,葛文耀连续两次将他的出招留在了深夜。

葛文耀午夜宣告停战
葛文耀午夜宣告停战

5月14日零点44分,上海家化官方微博反击;5月14日23点54分,葛文耀认证微博发声休战。一天内,一头一尾的两条微博将他的内心表露无遗:委屈、困惑、愤怒、无奈、自责,五味杂陈,难以言表。

而越来越多的媒体关注,也让上海市政府倍感压力,协调双方不再对抗,成为当下的应急之措。昨日午夜,葛文耀在其认证微博上证实,政府让双方噤声。

葛文耀在回复网友时说:“双方停战,根据中纪发(2009)7号文件对小金库的定义,家化不存在小金库,我已聘请了律师。”

这一表态虽然简洁,却是葛文耀对平安信托指责其侵占巨额利益的有力反击。

临时停牌一天的上海家化,昨晚发布的公告则平淡无奇,对举报事件只字未提,强调葛文耀仍担任上市公司董事长,正常履职,公司经营活动一切正常。

但对敏锐、现实的二级市场投资者而言,却是另一番情景:基金紧急下调估值、私募扬言大肆卖出,将于今日复牌的上海家化股价面临巨压。

从目前上海家化的股份结构来看,虽然平安信托是上海家化集团的大股东,但也仅间接持有上海家化26.78%股份。截至一季度末,73只重仓持有上海家化的基金流通股持股占比已经超过了37%。

事实上,葛文耀拥有“叫板”大股东平安信托之底气,来自公开透明的上市公司治理结构,而后者又依赖于基金等机构投资者的力挺。根据葛此前一贯言论,其显然也有意塑造在投资者中的名望与人心。

虽然葛文耀一再强调自己仍牢牢掌控着上市公司,但14日晚,记者采访获悉,此前一直“力挺”的基金们出现“摇摆”。部分重仓上海家化的基金紧急下调估值,并表示该事件已不仅单纯涉及经营,需要进一步评估事件的影响。

此外,亦有如盈信投资集团董事长林劲峰等私募投资人通过微博表达“看空”意见:“看了葛文耀先生的创业故事,我决定明天减持上海家化。”

资本折射人性最现实的一面,葛文耀应有深刻体会。

--------------------

“共享费”是小金库?葛文耀连夜微博释疑

从上海家化(600315,SH)昨日(5月14日)凌晨一条“严正声明”来看,家化集团和上海家化的高管们度过了一个不眠之夜。

5月13日晚,平安信托发声明称家化集团个别高管涉嫌私分小金库、侵占公司利益。随后上海家化表示,葛文耀绝无违法行为。

昨日傍晚,上海家化再发公告称,董事长葛文耀正常履职,上市公司正常生产经营未受影响。

平安信托所指的“小金库”是什么?《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调查发现,多条线索指向家化集团改制前一笔关于企业退休补贴的支出。

“完全没有违法行为,最多是‘擦边球’。”葛文耀在昨日凌晨发的微博中这样回应。

小金库暗指“共享费”?

“企业退休职工工资低是中国社保制度一大问题。2007年家化经济效益开始明显好转,我便开始解决退休职工的‘共享费’(让退休员工也享受企业发展成果,每月发几百元生活补贴),前五年进公司成本,一年最多六百万,公司业务上怎么也省下来。”5月9日凌晨6时许,葛文耀在其个人微博中的这段话,将家化集团的一笔“共享费”公诸于世。

过了十多分钟,葛文耀又发了一条微博,大致说明了这笔“共享费”的来源和效果,称这笔钱“从行政出没保障”,“公司几十亿的业务,能派生出许多利益,只要领导和业务人员不拿回扣,还是很容易解决”,结果使“家化退管委很有凝聚力了”。

葛文耀为什么在5月9日凌晨突然发这两条微博,引人猜想。昨日凌晨1时平安方面指控家化集团高管“涉嫌私分小金库、侵占公司利益”6个小时后,葛文耀又在半小时内连发3条微博,很像对平安指控的间接回应。

他首先提到吸引人才的问题,然后谈到“一把手要有担当,自己不要贪”,最后回到“共享费”的问题上,再次解释为什么会设立这么一笔资金:“2007年在国资时搞了第一次期权,公司毛利十几亿了,薪酬水平也接近市场化了,我想自己快退休了,而退休工人比较困难,特别老的退休工人,我觉得应该让他们享受企业发展成果,便有了‘共享费’这一说。也算是为国家承担责任。家化就这么一路走来,没改革精神,没担当,走不到今天。”

市国资委介入双方封口

为了详细了解葛文耀所说“共享费”的情况,昨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来到紧邻上海家化办公大楼的东余杭路,上海家化退休自管会的活动室就在这里。

记者来到退管会时,两位退休人员正欲下班,据他们介绍,退管会现在主要负责上海家化退休员工的丧葬事宜,至于“共享费”,他们并不知情。记者问每年是否有增加的退休工资时,两位拒绝回答。

不过,上海家化一位内部员工告诉记者:“公司退休职工除了统筹的退休金外,公司还会每人每个月补贴几百块,在逢年过节还会发些礼品和卡给他们,这部分基金就是所谓的‘共享费’里面。”

这笔资金是否还有其他用途?这位员工表示不清楚,“上海家化每年都是有审计报告的,可以去查,我们作为员工还是很挺老板的。”

就“小金库”问题,记者试图采访上海家化集团和平安信托方面,但被告知,上海市国资委已介入此事,禁止双方接受媒体采访。

随后,记者按照上海市国资委的要求向其发送了一份采访提纲,但是截至记者发稿时,尚未得到回复。

一位知情人士告诉记者,市国资委在5月13日和葛文耀通了很久的电话,现在已要求双方“冷静两天”,在本月16日召开股东大会前,无论是家化层面还是平安方面,估计都不会有人出来说话了。

记者也发现,在昨日凌晨发布了上述3条微博后,葛文耀的微博再也没有更新。

一位中国平安(601318,SH;02318,HK)内部人士告诉记者,实际上,相关问题还在调查之中,并没有对事件进行定性。

葛文耀只承认“擦边球”

“比起很多外资企业,家化的薪资情况是比较差的,因此可能会有一部分资金来搞内部福利,改善一下员工待遇,因为他的薪资水平是没有竞争力的。因此这种方法是留人的一种方法。”昨日,长期关注上海家化的上海艾肯品牌策划有限公司总经理王?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

一个曾到家化应聘的化妆品人士也告诉记者,他曾被选为家化一个事业部总经理,但薪水太低,低到差不多他十年前的水平。公司曾提示说,可能会通过其他福利改善一些,但也不会很高,最后,“考虑到薪水太低,没有到家化工作”。

葛文耀昨日在其微博中也重点谈到了这一点:“国企的主要问题是吸引不了,留不住人才。企业发展靠人才不是一句空话。待遇低就拿回扣,拿人家一百元,损失企业一万元,国企就这个搞坏,所以我执行‘后门关刹’政策,但需‘前门开足’作保证。我讲课时说过一把手要有担当,自己不要贪,要让员工有好的生活,骨干有接近市场化的薪酬,家化便一路走来。”

“家化从几百万增加到几百亿,完全没有违法行为,最多是‘擦边球’,但不这么做家化早没了,我为这改革行为负全责。”葛文耀在昨日凌晨零时58分发的微博中这样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