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 证券要闻 正文

郎咸平:“温州模式”的民间借贷

传媒体报道,从今年四月份开始,陆续有还不起债务的温州老板们开始失踪出逃,并在9月达到高峰:仅9月22日一天,温州就有9个老板跑路。更值得人们关注的是,在这些已经曝光的高利贷引发老板跑路案中,相当一部分债主是温州当地有一定级别的公务员。“官银”介入高利贷,其进出路径渐显清晰。

温州模式的民间借贷
温州模式的民间借贷

“温州模式”的民间借贷

其实,温州企业老板因为民间借贷欠下高额债务,最后导致逃跑、入狱的事,一直都有。温州名噪一时的本色集团老板吴英以集资诈骗罪一审被判处死刑。这个判决当时就引起了公众的疑问:借钱来发展公司,扩大规模,后来因为资金链断裂,还不起钱了;但这个罪至死吗?

要探讨这个问题,就要回到中国的金融体系了,到底它是一个什么样的定位?一般银行用的是国家的信用。由于银行要保护那么多存款人的利益,所以它的放贷必须是安全的放贷。比如做房地产可以,做大型企业的放贷也可以,但对于中小企业放贷,它是不能做的。因为利率不能太高,这个利率基本上是国家调控的,2%、3%、5%、7%、8%,差不多就在这个区间内,因此根本就不可能给这种高风险的中小企业放贷—要给它们放贷的话,由于风险高,起码要20%、30%的利率,才有可能收回成本。因此银行注定就是必须给大型的、风险低的企业放贷,从而保护存款人。

像吴英这类人原本是不被银行关照的,但是银行在全世界各地都一样。中小企业怎么办呢?现在我们政府鼓励民间成立金融机构,它们是不能吸收存款的,但它可以放贷。他们放贷不可能找到更好的客户了,因为低利率的好客户都被银行拿去了。因此就比较偏向于风险比较大的中小企业。但是风险更大的小型企业、中小企业,基本上都要靠民间借贷。因此这是三个层次。不过美国不一样,美国中小企业融资有纳斯达克,对于有潜力的、高科技的、有发展的中小企业,通过股票市场为其融资。

纳斯达克有什么好处呢?那就是股票市场能够承担这些风险。你去纳斯达克的目的,是要担风险的。你晓得这企业风险是大的,因此可以期待获得高回报,所以股票市场对于中小企业融资,一贯的理念就在此:透过高风险、高溢价来扶持中小企业。

但在中国目前这是不成熟的,也就是所谓的纳斯达克是不存在的。因此一个必然结果就是用各种方法借钱,这成为我们中小企业生存的最重要能力。这也孕育了浙江省的民营企业所谓的“温州模式”。这是非常重要的,如果打压它的话,我们很多中小企业根本没有生存的机会。所以对于这三个层次,银行、民间金融机构,以及民间的借贷行为,要理解、要规范,而不是一味打压。

认清问题的本质

在没有美国纳斯达克股票市场来给高风险的中小企业融资的情况之下,第三层次的地下金融一定会存在。浙江民营企业所扮演的重要角色,你承不承认?

你承认的话,就不能否认它们所赖以生存的地下金融。你准备如何定位?想把它定位为非法集资吗?那么你的法源依据是什么?一定要有法源依据,才有非法的问题。如果你连基本的法源、法律都没有,又何来非法?

在香港跟台湾,尤其是台湾地区,你集资,有诈骗的话,这属于民法范畴。为什么?他的钱是你借给他的,是你们之间的私人合同;如果他跑的话呢,是你们两个人之间的事情。你可以上法庭,用民法处理,根本不用刑法。

现在对于浙江这个地方,好多这种集资诈骗的最终结果,就是当事人跑路,跑掉了。跑路是他们必然的一个命运。跑路很正常,其实在台湾这个经常发生,做生意做得不行的话,卷款潜逃的是很多的。

问题在这里,为什么吴英被判死刑?

这里有个背景,我交代一下。8个涉案的人里面除了吴英,还有她的一个干姐,叫徐玉兰,是东阳的,另外6个都是义乌的。所以吴英的大部分资金从义乌来,7.7亿里面至少有6个多亿是从义乌来。

仅林卫平一个人就借了4个多亿,他这些钱从哪里来的呢?因为他是公务员出身,集资的对象有70多个人,除了老板,大部分是公务员。为什么民间借贷在浙江这么繁盛?因为有很多浙江公务员参与其中。因为公务员有钱,他的钱花不出去。不管他这些钱的来路怎样,但这些钱放高利贷的风险小,因为公务员有这个权力。

比如说吴英哪一天资金紧张,别的钱她可以不还,但公务员的她不敢不还。她不还,公务员要查她的。再看看放贷名单里面借她钱的包括哪些人?法院执行庭的庭长、派出所的所长,这些人严格来说是要被监管的,但他们自己也参与到里面。光杀吴英是不够的,除非公务员自己做到不放贷,连他们自己都放贷,事情就复杂化了。到后期,吴英真的已经没办法了,雪球越滚越大,她自己控制不了。她被判死刑背后,牵扯到一个公务员团队,有千丝万缕、扯不清的关系。

到最后你会发现浙江民间的融资,本来应该是很正常的;就是你情我愿,你要做生意,我把钱借给你。你亏了,我认了。你不亏的话,可以给我20%的回报。到最后你发现,情况变得异常之复杂,就是因为有公务员牵扯在其中,也就是说一群拥有权力的人,进入到浙江的地下金融之后,情况变得扑朔迷离和复杂化。

因此我觉得目前真正的本质意义,就是揪出这一批拥有权力的人,如何防止他们进入浙江的地下金融市场,这才是当务之急。因此政府所谓立法也好、亡羊补牢也好,更重要的是把当权者排除在外,让浙江金融恢复过去民间金融你情我愿的方式。

什么叫诚信?就是信托责任。能否从这里做个试点,将权力借钱者排除在外,让地下金融成为拉动浙江或其他省的重要支柱,政府或许可以考虑。严正申明:未经授权严禁转载[感谢你的阅读!责任编辑:NianN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