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财 消费 正文

冠东交易软件被指原油投资骗局 收取高昂手续费

2016年4月初,刘东(化名)加入了一个股票分析群。群里的“老师”先是讲授万人坐庄炒股,但渐渐开始透露自己正在“炒原油”,还时不时漏出“今天赚了多少万”的口风。

冠东交易软件投资骗局
冠东交易软件投资骗局

在“老师”的介绍下,刘东等人纷纷在一位“客服”处网上开户、入金。刚开始,按照“老师”指导,也赚了一点钱,刘东决心投入大笔资金

殊不知,之后刘东的“投资”操作,“看走眼”的时候越来越多。刘东事后怀疑,正是“老师”看到自己投入金额高了,有问题的软件后台就开始反向操作,阻止自己盈利。“买涨的多了,他就把数据跌下来。”

但在当时,因为根据“老师”的“指导”,刘东等人相信还有可能涨起来,也就接受了“老师”的要求。刘东说,老师经常会安抚自己说,某个产品“你们可以继续持有”,但等待自己的却是爆仓的结果,一输到底。

这种状态一直持续到去年7月12日。由于连续亏损,刘东在网上浏览网页、寻求解决办法时,无意间却看到有人爆料几乎一模一样的遭遇。刘东联想到自己也正是如此,连忙收手、报警。

43天里,刘东分17笔入金40万元,剩下23万多元,亏损16万多元。另外,交易“手续费”也花掉8万多元。

刘东想要回头联系自己的“老师”,发现讲股票的QQ群早已解散,呱呱直播间也已经关闭,而股票群主“木兰”、群里的讲师“古月”得知自己想要收手之后,也是敷衍以对,最后甚至拉黑。

产品“粤东混芳”常常爆仓

另一名股民贺玲(化名)损失的资产则超过刘东十倍。在27天参与“炒原油”的大潮中,她前后投入280万元,最终收回70多万元,剩下的200多万元全部打了水漂。

贺玲向南都记者演示了“炒原油”的操作过程。打开冠东的“实盘交易”软件,登入账户后,界面标题栏显示“冠东石化交易平台2.0系统”,屏幕中间列表里有4种产品:粤东油B、粤东油、粤东混芳、粤东混芳V。每种产品都有买价、卖价等交易信息,界面中有建仓、平仓、撤单、刷新等操作按钮。贺玲主要操作的是“粤东混芳”。盈利的方式,简单来说就是买低卖高,比如按4600点的价格买进、等到卖价涨到5000点时卖出。然而,实际上常常事与愿违。

另外,每次交易“手续费”也相当高昂,形式是每次买进、卖出额外支付几个点,以点差的方式支付手续费,“都是赚小的亏大的,”贺玲说。

股民一有异议马上就被屏蔽

从去年6月3号到7月初,郭润(化名)赔进去100多万元。他出示的一份受害人信息登记表显示,38名投资人来自全国18个省市,“受骗总金额”达到1059万。据记者2017年1月9日再次采访,贺玲称目前涉事数字已经更新到超过2000万。

郭润称,亏损后有客户提出质疑时,“老师”就找各种借口推卸责任。群里的“舆论”,“老师”也把控得相当紧。“你有意见他不会让你在群里说的,一有异议马上屏蔽你。”郭润表示,平时群里禁言,群主开启功能后大家才能说话,而一旦有人提出质疑,马上就被踢出。

质疑:虚构交易市场

回应:有货物交收证明文件。刘东怀疑,整套“炒原油”的系统,都是在封闭的体系内虚构的交易市场,买卖方、价格、行情、收支,全都是制作出来的数据,实际上投资者们根本没有和外界发生交易,也没有货品履行交割。

贺玲也注意到,很多时候老师的“喊单”(指导操作)就不对劲。“他有时候故意喊反单,明明我们自己都看得出来要涨了,他就叫你出,一出了果然涨了。”

另外刘东表示,自己操作时,经常出现卡盘现象,买不进单,平仓也受阻,就算买进了也比之前点位差异很大,明显是有后台故意在用技术进行干扰。

冠东石化产品交易有限公司对此表示,交易平台软件是由深圳市多元世纪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研发提供,通过了中国软件评测中心测试,交易延时,卡机等情况极有可能是客户的硬件、网络问题导致。另外,交易过程设有交割操作,交割也是客户的义务;但客户也有很大的自主性,可以自行选择是否交收。

冠东公司负责人解释称,不交收就属于违约操作,交易对方———会员单位也有权中止交易。负责人也出示了几份货物交收的证明文件,包括仓储地证明等信息,这并非受访者所指的没有和外界发生交易。

质疑:股市“老师”身份有问题

回应:从未指派“喊单老师”指导投资者操作。“回本”是“喊单老师”们口中的高频词汇之一。郭润说,有的“老师”一旦遇到亏损投资者前来理论,反而会再推荐“更高级”的老师,鼓吹入金回本。当然,迎接客户的是一次又一次的爆仓。郭润还表示,有的业务员甚至把客户密码骗到手,“代客理财”,直接控制客户资产。

刘东说,自己的“导师”自称入金500万,刚开始也带领大家盈利。等到众人步伐渐渐统一,对“老师”们深信不疑时,“老师”就开始“唱反单”,并且从来未主动让大家止损。“等大家扛不住的时候,又说估计会在什么什么点位就掉头转向了。”

冠东公司对此回应,公司从未指派“喊单老师”指导投资者操作,也没有“喊单老师”之类的员工,而这些“老师”是否与会员单位有联系,负责人也称不了解详情。

12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