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 行业分析 正文

中小银行发力二级资本债 11月发行规模达611亿元

刚刚过去的11月份,银行二级资本债发行的热度再次高涨。Wind数据统计显示,9家银行于今年11月份发行二级资本债,包括一家国有大行、一家外资行和7家中小银行,合计发行规模达611亿元。而10月份的发行气氛却相对冷寂,当月发行二级资本债的银行只有3家,发行规模仅8亿元。

债券市场
债券市场

回顾今年前11个月,中小银行已然是发行二级资本债的主力,而且这些银行同时还在逐渐加入发行永续债的阵营。在国务院金融委连番“点名”要重点支持中小银行补充资本的大背景下,未来,更多中小银行将选择“冬令进补”。

中小银行发力二级资本债

数据显示,今年1月至11月,商业银行发行二级资本债的规模已经达5836.5亿元,超过了2018年整年的4900亿元的规模。

规模量大增的背后是中小银行持续入场发行。Wind统计数据显示,11月有东莞银行、齐鲁银行、泰隆银行上海银行等8家中小银行发行二级资本债,发行规模在10亿至40亿元区间。

虽然中小行几十亿元的发行规模,难与国有大行、股份行动辄百亿元级相比,但数量上的优势催生了二级资本债市场“盛宴”——今年1至11月有44家城商行、农商行发行二级资本债,占已发行二级资本债银行数量八成以上。

为何二级资本债发行行情在今年狂飙?这或与中小银行资本承压及政策支持有关。

中小银行是支持区域实体经济的主力,经过前几年银行业务的扩张,资本消耗严重,而未来支持实体经济发展,需要持续信贷扩张,故面临着较大的资本充足压力。

“今年以来,金融委多次会议均提及鼓励银行补充资本,其中重点提及鼓励中小银行多渠道补充资本。在监管部门和政策支持下,今年以来中小银行发行二级资本债和永续债较多。”天风证券银行业首席分析师廖志明表示。

他表示,中小银行面临较大的资本压力,而核心资本补充主要受限于IPO、增发及可转债等渠道,二级资本债主要补充银行的二级资本,可以一定程度上提升资本充足率,在经济下行期进一步提高抵御风险及信贷投放的能力。

廖志明认为,从历史阶段看,从2014年起,银行开始发行二级资本债,一般是5+5年期,如今陆续有银行二级资本债到期,面临续发压力,这也是银行加大发行二级资本债的原因。

两银行罕见“不赎回”

在发行井喷的同时,有两家不行使赎回选择权的银行,引起了市场的关注。11月7日,广东南粤银行公告称,不行使“14南粤银行二级”赎回选择权,将于12月9日付息。10天后,11月18日,临商银行也发布公告称,不行使“14临商银行二级”赎回选择权,并于11月28日付息。

“赎回条款”是银行发行二级资本债具有的特殊条款之一,意味着银行作为发行人具有赎回主动权,即有权选择赎回债券。与此对应,投资者不得提前回售债券

“目前有个别银行选择不赎回二级资本债,这可能与其资本压力较大有关。”廖志明的观点与市场主流观点一致:发行人可能为了维持资本充足率主动不赎回,或是因赎回后资本充足率不达标,而监管不予批准赎回。

而不赎回情况对市场的影响是什么?对此,廖志明认为,若未来这种不赎回现象增多,资质较差的中小行二级资本债发行难度及成本将上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