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 热点扫描 正文

董明珠造车遇挫 银隆员工放假事件不断发酵

董明珠这个风云人物相信我不用介绍大家都知道,格力这么多年在她的统治下风生水起,但是董明珠也不是做任何生意都是那么厉害的。根据最新报道称董明珠造车遇挫,消息出来之后引来了很多网友的围观!对于董明珠造车遇挫一事,银隆员工放假事件还在不断发酵。

银隆或将面临倒闭
银隆或将面临倒闭

在珠海银隆的河北省武安市生产基地,如果你向当地人打听河北银隆,对方通常脱口而出的评价就是“要黄了”。由于电池订单减少,河北银隆正在上演一幕“被放假”的剧情。

河北银隆“放假”事件,在武安城区传得沸沸扬扬。在网络空间里,甚至显得更加热闹。近日,市界探访厂区,采访工人、公司高管,以及地方官员还原这起变故的前因后果。

减产诱发停工

“银隆新能源?它们要黄了吧!”在珠海银隆的河北省武安市生产基地,如果你向当地人打听河北银隆新能源公司(下称“河北银隆”),对方通常脱口而出的评价就是“要黄了”。5月8日,处在放假状态的员工张亮回到厂里员工宿舍,将自己的私人物品收拾起来装进一个粉红色的编制袋,准备带回60公里外的家。

走之前,他在自己曾经工作的5号车间,填写了《解除、终止劳动关系表》。原本应该到人事办公室办理离职手续,由于离职的人太多,人事部门专门派人下到车间给大家办理。

“公司要倒闭,马上就破产了。”张亮说,他所在的5号车间有七八百个工人,从2017年农历12月放假一直到如今,今天是他春节年后第一次回厂里。放假期间,张亮每个月能领到1590元的基础工资,扣除五险一金后,实际到手有1100多元。张亮告诉市界,实际上2018年3月以后,这笔基础工资就没发。

据了解,在员工放假前,银隆新能源部分生产线已经开始减产或停工。由于生产任务减少,很多员工只能干一天休一天。2017年11月底,张亮等一批员工被公司派往珠海生产基地,安插到仓库、车间等岗位,每个月3000元左右的工资。

异地上岗两个月左右之后,趁着春节将近的机会,张亮一行要求回到武安。张亮告诉市界:“跑到离家那么远的地方,一个月才3000多,谁愿意干啊!”过完年后,公司继续往外派人,不愿意去的人就开始放假,而大多数选择放假领基本工资,再去另找一份工作。

河北银隆“放假”事件,在武安城区传得沸沸扬扬。在网络空间里,也显得更热闹。在百度贴吧里,有人说“银隆放假,失业了”,大批疑似被放假的员工在帖子下面回帖吐槽。

电池订单减少

5月9日下午,市界探访银隆新能源厂区发现,共有5个电池生产车间,1、2、3号车间生产圆壳电池,4、5号车间生产方壳电池。1号、4号车间,机器指示灯虽然亮着,但是工人很少,初步判断不足百人。多名工人向市界证实,正常生产的情况下,一个车间至少有七八百人同时在岗,而且会经常加班到晚上九点甚至十点。2号、3号车间在正常运转。

而5号车间内既没有员工,生产机器指示灯也未亮,车间异常安静,透过窗户玻璃看过去机器上有灰尘沉积,像有一阵子没有启动的迹象。“员工放假或外调,主要是电池订单减少。”河北银隆办公室工作人员接受市界采访时解释。她还透露,河北银隆生产的电池大部分供给珠海广通汽车有限公司邯郸分公司(下称“广通汽车”),剩下的供给其他企业。

市界在园区发现,广通汽车厂区的空地上闲置着300多辆电动客车。一个为广通汽车电动客车涂漆的外包工人告诉市界,“这些车去年就放在这了,他们没有订单,卖不出去,我们现在也没活”。

一位不愿具名的广通汽车员工透露,“武安这边厂的不行,现在只有80辆车的生产任务,完工之后就要被调到其他基地去工作。”广通汽车订单减少,导致为其提供电池的河北银隆陷入产能过剩的状态。一位年前在河北银隆仓库工作过的员工向市界透露,“仓库里的电池都堆成山了,根本出不出去货”。

市界在河北银隆厂区内发现,风冷散热电池箱堆放在主干道上,用蓝色防雨布盖着。几处电池加起来约占一个标准篮球场的面积,防雨布上面覆盖着灰尘和落叶,边缘已经变黑。此外,还有一些圆壳电池被装在蓝色箱子里,覆盖着透明薄膜,堆放在车间周围。

殃及池鱼

河北银隆项目的这些非正常变化,周边的服务业最早感知得到。银隆厂区西门,自然聚集了30余家专门对口服务银隆的餐饮店,曾被银隆员工戏称为他们的“食堂一条街”。

“刚开始做的时候,每天卖七八百块钱没有问题”,一家餐厅店的店主师美霞告诉市界,“一到下班时间,小店里就被穿着统一的绿黑色工装服的银隆员工坐得满满当当。”

自去年秋天开始,来店里吃饭的工人越来越少。市界到访的那天中午,正值银隆中午下班吃饭时间,师美霞的店内空无一人。在后来的40分钟里,仍旧没有一个人进店消费。

“这生意是没法做了!”师美霞边玩手机边感叹,“这一天天卖不出50块钱,连本钱都不够,如果再这样下去,可能要关门了。”他经常守在武安城区中档酒店天外天酒店的门口趴活儿。这些年来,他最常拉的客人从到银隆来谈生意的人,逐渐变为来要债的供应商。如今,要债的人也没有了。

最近,河北银隆正在被放假的员工陆续收到通知,被要求5月8日回公司参与培训,如果不来默认为自动离职,不愿意参加培训的人则直接办理离职手续。市界获得的一份五月份培训计划显示,培训时间从5月8日一直持续到5月31日,其中一半时间用来军训,剩下的内容包括职业病防治、安全生产知识、消防安全知识等。

一位选择参加培训的河北银隆员工告诉市界(ID:newsseeker),培训期间没有工资,培训结束后有资格考试,通过考试则可以留下,否则还是将被辞退。张亮认为:“这明摆着赶我们走嘛,培训又没有工资,还不知道能不能通过,通过了说不定又要被外派,不如直接辞职再找其它工作”。

银隆的衰落,还传导到作为上游原料供应商的北方奥钛。奥钛一位姓张的员工告诉市界(ID:newsseeker),“我们还没有像银隆那样放假,但基本是上一天休一天。”因为工资是跟工作时间挂钩的,他从3月份开始,工资比原来降了1000多元钱。面对隔壁河北银隆裁员的传闻,他说只能“听天有命”,随后又补充道“希望奥钛不要倒!”

电池技术埋伏笔

2014年9月,环北京天安门观光线仿古“铛铛车”投入运营,受到游客热捧,让生产厂商银隆在电动客车领域一炮而红。两个月后,银隆纯电动大巴成为APEC峰会官方指定用车,银隆一时风光无限。

银隆官网显示,2016年初,银隆新能源实现纯电动客车产销量3189辆,累计增长2228%,市场份额为3.6%,年销量全国排行第七。好景不长,项目出现变故。其中的原因究竟是什么?产能过剩的伏笔,或许正是银隆所采用的电池技术。

银隆的电池技术来源于其收购的美国奥钛,2006年美国奥钛开发了一款钛酸锂电池,命名为NanoSafe,被当作核心产品推出。2010年,银隆收购美国奥钛后,将钛酸锂电池引进国内。

钛酸锂电池,简单来说就是采用钛酸锂作为电池的负极材料,与锰酸锂、三元材料或磷酸铁锂等正极材料组成2.4V或1.9V的锂离子二次电池。钛酸锂的优势是安全性高、充电快、循环寿命长、耐宽温性能良,但跟磷酸铁锂、三元材料相比,它的能量密度较低。这意味着汽车若采用它的话,续航能力会变差。

董明珠造车遇阻
董明珠造车遇阻

北京大学新能源材料与技术实验室主任、国家“十一五”863电动汽车动力锂电池项目负责人其鲁曾对媒体表示,魏银仓曾想聘请他为技术专家,但他坚持认为钛酸锂能量密度太低,不适合做电动车,尤其不适合私家车

一位公交车司机对市界(ID:newsseeker)表示,“广通汽车生产的公交车跑不远,每跑一个来回大概30公里就要充一次电,非常不方便。”据其介绍,武安市一些跑乡镇的公交车,因为电动车的续航问题,又换成烧汽油的公交车。

此外,因为钛元素比较贵,导致钛酸锂成本较高,因此钛酸锂市场占有率并不高。第一电动网数据显示,2017年新能源客车市场动力电池搭载量为14.3GWh,其中磷酸铁锂电池12.84GWh,占比90%;钛酸锂电池只有0.57GWh,占比3.99%。乘用车领域,大众、宝马、奔驰、大多采用的是磷酸铁锂,特斯拉和比亚迪(53.070,0.41,0.78%)则采用能量密度更高三元材料,近期火热的“独角兽”宁德时代正是靠三元材料起家。

小城之光在暗淡

“银隆可能不行了,估计得转型。”一位武安工业园管委会工作人员告诉市界。对于武安市来说,银隆的这个项目原本堪称小城之光。河北银隆所处的武安市,位于太行山东麓,是邯郸市下辖县级市,煤、铁矿产资源丰富。在钢铁的鼎盛时期,直接从事钢铁产业的工人有7.5万,相当于武安市一大半人口都跟钢铁有关。

当下的武安市仍旧被高大的工业烟囱包围。在20多万人生活的小城里,如今需要靠车辆限号来缓解空气污染。为了谋求经济转型升级,武安市政府找到从武安发迹的魏银仓。彼时,魏银仓是珠海银隆的董事长,因收购美国奥钛纳米技术公司(下称“奥钛”)获得钛酸锂电池技术,从而进入新能源领域。

武安市开出优厚的条件,最终吸引到了魏银仓回家乡投资。据《邯郸日报》报道,为银隆量身打造的武安新能源产业园项目涵盖碳酸锂材料、锂离子电池、新能源汽车、储能、装备等多个板块,总投资300亿元。

2013年8月,银隆奥钛新能源项目一期建成投产,从注册到投产用时不到一年。时任武安市书记张臣良曾对媒体表示,新能源项目完成300亿元投资后,年产值将达到1200亿元,相当于再造一个武安市。

武安市政府期望借银隆带动经济转型的意图,路人皆知。银隆被捧为“掌上明珠”。2016年奥钛材料和银隆电池四期工程开工时,邯郸市委书记高宏志、市长王会勇双双到场庆贺。银隆旗下的河北银隆、北方奥钛、广通汽车占据了武安新能源园区的绝大部分土地。

武安新能源园区距离市中心约5公里,周边新修的柏油公路笔直宽广。园区内绿树成荫,花团锦簇,与市区稀少的绿化相比,园区更像是市中心。现实却证明武安市有可能押错了“宝”。小城之光正开始变得暗淡。

董明珠造车梦遇挫

2016年8月,格力电器发布公告称,格力电器拟作价130亿元收购珠海银隆新能源有限公司100%股权。此次收购计划并未如愿,收购最终被格力电器股东大会否决,收购流产。

同样拥有造车梦的董明珠并未放弃

格力电器收购银隆最终流产后,董明珠反而在各种场合都为珠海银隆“代言”。2016中国企业领袖年会上,董明珠甚至痛批格力股东是鼠目寸光,同时还放话“银隆的技术是世界最先进的,新能源汽车是一定要做的。”

随后,董明珠以个人名义进行投资,并拉上万达王健林、京东刘强东等出资30亿元投资银隆。工商信息显示,目前董明珠对银隆的出资份额为1.93亿元,她在银隆的持股比例达到17.46%,成为第二大股东。

在董明珠入主银隆之后,银隆对外扩张的步伐不断加快。市界不完统计,银隆投资100亿建设银隆成都新能源产业园、投资150亿建银隆源洛新能阳产业园、25亿建银隆兰州新能源产业园、100亿建银隆新能源南京基地、350亿建银隆新能源天津基地。

大规模投入后,银隆爆出财务危机

2018年1月10日,多名供应商堵在了珠海银隆公司大门口,集体拉起“我们要吃饭!我们要生活!请银隆还钱!”的横幅讨债。《财经》曾报道银隆欠供应商货款至少12亿元。这一报道后来被银隆否认。然而,银隆高层出现诸多调整却是不争的事实,创始人魏银仓、孙国华相继出局,格力系的赖信华出任总裁。

在银隆的关键时刻,作为三大生产基地的河北银隆却出现停工现象。停工对银隆有何影响?5月11日,市界多次致电银隆市场部并发送采访提纲,截至发稿未获回复。作为创始人,对于银隆出现的停工现象,魏银仓显然不太关心。5月11日,他告诉市界,“这事你不要问我,我已经退休了,跟我没关系。”

对于银隆这一系列事件,很多员工都表示十分的惆怅,就连当地人都说银隆已经撑不了多久,董明珠这次造车计划完全失败了。小编认为做生意应该要通过现世看本质,如果实在在这个行业里面行不通的话,那就尽早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