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 热点扫描 正文

鸿茅药酒医生道歉 谭秦东突发精神疾病发文道歉的隐情

前段时间,鸿茅药酒事件可谓是闹得沸沸扬扬,本以为事件已经尘埃落定了,没想到日前鸿茅药酒事件的医生谭秦东竟突然发文向鸿茅药酒公司致歉,希望鸿茅公司给予谅解,引起了舆论的一片哗然。那么,谭秦东在近日突发精神疾病,却发文道歉的背后隐情是什么?

谭秦东医生为何要向鸿茅药酒致歉
谭秦东医生为何要向鸿茅药酒致歉

2018年5月17日16时12分,微博实名认证用户“谭秦东妻子刘璇”通过微博发出谭秦东向鸿茅药酒的致歉个人声明。谭秦东在声明中表示:本人在标题中使用“毒药”一次,旨在“抓眼球”,标题在用词上考虑不周,给鸿茅国药带来的影响,希望鸿茅公司给予谅解。同时,对消费者造成的误解,表示歉意。

2018年5月17日17时23分,距离谭秦东发出个人声明仅71分钟,内蒙古鸿茅国药股份有限公司实名认证官方微博@鸿茅国药发出声明。声明表示:公司研究决定接受谭秦东致歉声明,并向凉城县公安局和法院分别撤案、撤诉。

截止到17日18:53分,我们发现:实名认证为“内蒙古鸿茅实业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鲍洪升”的微博@鲍洪升曾对谭秦东致歉声明微博点赞,时间为“2小时前”。也就是16:53分之前,在谭秦东致歉声明微博发出后不久,董事长便表达了急切关注。然后,@鸿茅国药才发出声明。而@鲍洪升上一次微博更新停留在了2017年8月7日。

通过这个时间脉络,我们最终看到了鸿茅药酒事件“皆大欢喜”、“一片和谐”的“完美”结局。谭秦东终于“能重新呼吸到清新自由的空气”,这肯定是让大家觉得最为欣慰的地方。

然而据媒体报道,5月11日上午10时许,被取保候审的谭秦东前往广州车陂派出所接受问询。11日晚10时出来后,便开始胡言乱语,回到家后将自己关闭在房间内,并有哭泣、自言自语、情绪失控扇打自己耳光,甚至以头撞墙等自残行为。随后,家人将他送往广东省人民医院接受治疗。

有网友在评论中发出质疑:“鸿毛药酒事件发展到这一步,剧情已经出现诡异表现。1.鸿毛药酒事件的几大关键问题,难道就这样不了了之?2.谭泰东被关98天难道就因为一个声明就白关了?3.鸿毛药酒到底有没有毒?民众以后还可以继续喝鸿毛药酒吗?4.事件中政府部门与警察的不作为与乱作为难道就这样轻描淡写的淡忘了?”

这个问题异常尖锐,我等不便多讲,也不是我们所能决定。相信法律、相信有关部门会有一个交待。其实,除了网友们关注的这些问题,站在个人职业习惯角度看,我在思考的还有:鸿茅药酒火速公关,最终来了个“系铃人解铃”,到底有用吗?

首先,这么着急去做公关化解,是不是着急了一点?第二,让当事人出来说清楚,然后再对此事画上句号,这策略有用吗?我认为,鸿茅药酒的公关行为,基本上是失效的。因为,该事件的发生的矛盾焦点已经不只是鸿茅药酒是不是“毒药”的问题。按照我的危机公关理论,此前更新过的《深度干货:危机公关12字诀》(可点击书名号中蓝字查看),鸿茅药酒在危机事实上都没有理顺的情况下,做出了缺乏“深度”的危机公关行为。显然,他们把危机公关看得太简单了一点,也看得太高了一点。

鸿茅药酒还有公关的必要吗?

其实,在鸿茅药酒事件中,公关已经起不到大的作用了。越公关,越反感,越没用。早在两个周多前,我本人曾间接接到了鸿茅药酒的“正面稿件”需求。在此,我是绝对不会说出是谁跟我提的以及是哪家在做鸿茅药酒的公关传播。

鸿茅药酒事件持续发酵
鸿茅药酒事件持续发酵

显然,我拒绝了,我给出的建议是:没有公关的必要了。我内心里也接受不了为了一点钱,去为鸿茅药酒“洗白”。

那么,鸿茅药酒需要的是什么呢?我认为,它需要做的是:把事件中涉及的焦点问题做一次系统梳理、给公众一个满意的答复和解决方案,往后鸿茅药酒面临的将是药方的论证、新的产品方案、新的产品和品牌打造。

说白了,鸿茅药酒事件要彻查;如果有必要的话,鸿茅药酒品牌要重塑。显然,我这想法太理想化了,或者“tooyoung,toosimple”。若换我来做公司,估计早就做死了。公众会答应吗?消费者还买账吗?

鸿茅药酒案引发的广泛社会关注,已经是一个涉及到健康、商业、司法、公民权利等多个层面的问题。广泛的关注者,对鸿茅药酒案的处理,会原谅吗?这显然是一个现实的拷问。不知,鸿茅药酒对这一点,有没有做充分的预估。

消费者还会买账吗?这里面其实有一个受众错位的问题,也就是关心鸿茅药酒案件的人未必就是鸿茅药酒的购买者和消费者。也因此,可能出现一个结果,热心关注者吵翻了天,而消费者们依然不亦乐乎饮用鸿茅药酒。

对此,我专门查看了三家主流的电商平台。在天猫平台上,阿里健康大药房、鸿茅官方旗舰店均有销售。阿里健康大药房显示,500l鸿茅药酒月成交超过900瓶。在评论页,第一页评论均发生在5月。

在京东平台上,京东大药房、鸿茅官方店铺以及其他各类药房店铺均在销售。京东大药房显示的累计评论高达13w+,而评论页的第一页评论全部为5月17日发生。就在我写此文的时候,该页也有好评正在发生。

为了多家验证,我也查了另一家电商网站苏宁易购,但该网站并未销售鸿茅药酒。因此,通过以上的电商销售平台验证,我们发现:尽管公众对鸿茅药酒事件各种吐槽,但依然没能一些阻挡鸿茅药酒的消费者继续消费。同时,我们也还不知道,鸿茅药酒在非电商渠道的销售状况怎样,包括经销商、代理商等情形是怎样?

鸿茅药酒事件医生道歉,确实令公众难以置信,或许这个事情事到如今已经尘埃落定了。作为消费者的你,会选择原谅鸿茅药酒吗?你还会购买鸿茅药酒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