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 商业观察 正文

上海家化新帅张东方:明年3月公布新战略规划

12月12日,张东方首次出现在公众视野。在上海家化(600315.SH)2016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上,这位国产日化巨头的新主帅能否带领家化重振行业地位,外界翘首以待。

这次会议上,张东方提出16字方针:研发先行、品牌驱动、渠道创新、供应保障,并且,她也表示,明年3月将会公布新的战略规划。在一位与会投资者看来,这次临时股东大会张东方并没有给出太多“实质性”的回复,很多问题也被家化打太极后挡回。

上海家化新帅张东方
上海家化新帅张东方

近年来,上海家化主营不善,尤其是在消费升级和渠道变革的背景下,这家老牌日化国企发展陷入停滞。在选举张东方为董事长后,上海家化董事会通过了对《战略委员会工作细则》和《总经理工作细则》的修改。

平安的下一张牌

12月12日,上海家化召开董事会,会议审议通过关于选举公司董事长的议案:董事会选举张东方为公司第六届董事会董事长。这也意味着,张东方成为日化国企首位女掌门人。

资料显示,张东方曾任芬美意集团高级管理职务(包括北亚日化香精副总裁及大中华董事总经理等)、维达国际控股有限公司(03331)执行董事兼首席执行官。11月25日晚间,上海家化公告谢文坚辞去包括董事、董事长在内的所有职务。

自平安入主以来,上海家化人事就一直处在不断的动荡状态。至此,经过谢文坚的三年,上海家化正式进入“张东方时代”,外界对此亦予以期待。

国泰君安分析师訾猛认为,家化此前战略规划“120亿销售目标”、员工股权激励等均与当前发展状况有所偏离,亟待更加实际发展规划,此番高层变动,后续张东方上任熟悉工作后,相关调整值得期待。

在12月12日的董事会上,上海家化分别通过对《上海家化联合股份有限公司董事会战略委员会工作细则》和《上海家化联合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工作细则》的修改。

如原《董事会战略委员会工作细则》中:“第三条,战略委员会委员由三名或以上董事组成,公司董事长为当然委员并担任主任委员(召集人),其他委员由董事长、二分之一以上的独立董事或者全体董事的三分之一以上提名,由董事会选举产生。”

修订后为:“第三条:战略委员会委员由三名或以上董事组成,委员由董事长、二分之一以上的独立董事或者全体董事的三分之一以上提名,由董事会选举产生。设主任委员一名,负责主持委员会工作,主任委员由董事会选举产生。”

若按照修订前的工作细则,董事长也就是张东方为战略委员会的主任委员,而按照新的规定则选举宋成立成为了主任委员。宋成立,同时也是平安信托现任副董事长。

《战略委员会工作细则》显示,战略委员会主要负责对公司发展战略及相关事务进行前瞻性研究、评估并提出建议。至此,战略委员会委员共有三人,除了宋成立、张东方外,还有独立董事黄钰昌,刘东不再担任战略委员会委员。

上海家化前董事长葛文耀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指出,谢文坚之前的项目没有严格接受审计,个人权力过大。

明年3月公布新战略规划

上海家化此次换届能否改变业绩下滑的颓势,在国内竞争激烈的化妆品行业,张东方将如何带领上海家化走出困境,成为业内关注的焦点。

在股东大会现场,张东方在回答投资者提问时表示,公司确定的新发展方针是研发先行、品牌驱动、渠道创新、供应保障。在明年3月的经销商会议期间,将对外公布清晰的中长期战略规划。

张东方表示,自己到任两周以来,与各个部门进行了详谈,并视察了研发中心和生产工厂。在张东方看来,上海家化“底子很好”,核心竞争力并没有下降,长处在于品牌以及多年积淀的消费者群体,以及在百货、商超等成熟渠道相对忠诚的经销商。而不足则在于新渠道拓展力度相对不够,因此下一步将在这方面投放更多资源。

中国品牌专家尹杰认为,上海家化无论是谁上台,家化的品牌沉淀还在,包括高夫、佰草集、六神等这些产品受到市场认可。“在每个细分领域再推出拳头产品,可以将品牌重新拉回来。”

不过,摆在张东方面前的还有业绩急剧下滑、日化行业发展增速下降的大背景下渠道变革等问题。

近年来,上海家化发展陷入停滞,2016年业绩更是急剧下滑。三季报显示,今年前三季度公司实现收入42.9亿元,同比下降7.1%,归属于母公司的净利润为4.33亿元,同比下降45.2%,低于预期的下降40%。剔除2015年出售天江药业23.8%股权投资收益因素的影响,净利润同比下降35.7%。而在今年三季度业绩发布后,上海家化预计,2016年度净利润将同比下降80%至90%。

根据尼尔森数据,截至今年8月,日化行业在百货(护肤+彩妆)的增速为-2.9%;今年前9个月大卖场洗浴类增速为-5.2%、护理类增速-6.9%;超市洗浴类增速-2.9%、护理类增速则是-2.8%。

“虽然公司六神和佰草集两大品牌的市场排名和市场占有率变化不大,但是仍面临整体渠道的压力和挑战。”分析人士指出,受到传统百货渠道和商超渠道的下滑影响,公司佰草集、六神等品牌销售面临较大的压力。

另外,由于花王的代理合同即将到期,公司经销花王产品的节奏放缓,也是公司收入下滑的原因之一。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也注意到,花王产品对家化收入端影响较大,同时外界一个担忧是,新渠道和新产品对业绩的推动效果,因此短期来看,业绩面临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