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 证券要闻 正文

美元美股冲高回落 美联储加息几率达97%

美联储议息会议前夕,10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两年多来首次升破2.5%,预示着全球连年的低利率环境或将终结。北京时间12月13日,美国基准10年期国债收益率收于17个月高点。

美元美股冲高回落
美元美股冲高回落

国债被抛售的同时,油价飙升了5%以上,原因是更多产油国同意削减产量。这预示着通货膨胀有可能上升,随着时间推移,上升的通胀往往会侵蚀债券回报率。事实上,从上周开始,从亚洲到欧洲再到美国,多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已经开始上涨,而在周一涨幅创下新高。

12日,中国10年期国债期货价格单日跌幅创最高纪录,10年期国债基准收益率则上升4.79个基点,一度触及3.15%重要关口;日本10年期国债收益率创10个月新高。12日,Tradeweb数据显示,10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一度升至2.525%高点。欧元区国债也普遍下跌,10年期德国国债的收益率涨0.05个百分点,至0.392%。

“此轮上涨与油价有直接关系,同时,市场也在联储议息前最后时刻押注加息。”施罗德投资管理拉吉·德梅罗(Rajeev de Mello)在邮件中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他认为,尽管此轮上涨受到短期事件影响,但目前整个全球债券市场范式改变已经到来。在待任总统特朗普的经济刺激和通胀预期下,美债收益率将继续上升。

利率高涨

德梅罗表示,联储多年未升息的最核心原因之一是通胀预期始终不及2%的目标,而近期,这一情况正在发生根本性的改变。9月份美联储官员发布经济预期以来,经济前景已经出现变化。上一次美联储官员下调了今年的经济增长和通胀预期,并且预计到2016年底失业率会小幅上升。

在那之后,失业率降至4.6%,触及2007年以来最低水平,而且第三季度经济加速增长。经济数据之外,待任总统特朗普可能的经济政策更成为市场乐观的重要因素。市场认为,特朗普曾承诺加大基础建设投资,并降低企业税负,这可能引致通胀回升加速,甚至美联储加息节奏也可能变快。

由于上述多项原因,美国国债作为全球国债的基准,自11月8日特朗普胜选后价格快速下跌(收益率上升)。管理着5万亿美元的全球最大投资机构贝莱德(BlackRock)表示,美债跌势尚未结束,债券投资者们需要准备好面对更多亏损。

贝莱德认为,2017年是“再通胀”之年,全球利率需要重新定价,伴随着经济增速、工资、通胀集体上行,美国长期国债价格受到最严重的打击。

摩根士丹利策略师Matthew Hornbach认为,2.50%是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的一个“重要”点位,未来的演变路径将有两种,即收益率可能回落至2.2左右,或者直接跃升至3%。“联储周三的声明将是主要的决定性因素。”

联储加息几率97%

市场广泛预期美联储周三将加息25个基点,这将是全球金融危机以来美国第二次加息,前一次加息时间为2015年12月,之后美股出现了大幅回调。在美联储即将于周三(北京时间周四)公布政策声明之际,尽管美国的失业率降至九年低点、经济也在加速增长,但美联储官员的论调大多较为谨慎。

然而许多美联储观察人士指出,特朗普上任之后可能会减税并增加财政支出,再加上油价上涨以及通胀预期上升,这预示着加息步伐可能会加快。据CME Group的FedWatch程序显示,利率期货走势暗示,交易商预计美联储12月政策会议加息的几率达到97%。

摩根大通表示,此前最后一个加息障碍是美国11月非农就业报告,但如今障碍已清除,预计此次加息决定无异议。该行预计,2017年点阵图中值仍将是加息2次,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FOMC)最近已经大举下调了长期点阵图,此次可能会稍缓。摩根大通认为没有强大理由预计2018或2019点阵图有重大变化,且依然预计会议声明将指出“循序渐进”加息。

有趣的是,债券市场的重新定位又成为周三联储加息和宣布未来走势的最新挑战。“与此前连续两年不到1%的债券收益率相比,如何平衡目前高涨的利率、股市以及通胀压力是联储在本次加息后最重要的任务。”德尼罗表示。

美元美股冲高回落

债券市场之外,周一,美股和美元也在积极的调整仓位,押注加息。美元兑一篮子货币再次在近期区间高位102下方受阻回落,重返101关口下方,非美货币集体反弹。美股罕见的冲高回落,道琼斯工业指数创出历史新高后回吐大部分日内涨幅,发出短期修正的初步信号。

道明银行认为,美元在美国大选后飙升,交易员已在了结看多仓位,抛售可能会在近期持续。周一美元的走弱抹去了彭博美元即期汇率指数上周的涨幅,当时CFTC数据显示,对冲基金和其它资金管理机构净多头仓位增加到了1月以来最高位。

FXTM富拓中国市场分析师钟越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若美联储立场不及预期鹰派,则将引发美元多头结利,非美向上修正,欧元、英镑可能从中受益。此外由于OPEC和非OPEC成员国达成减产协议,刺激国际油价升至2015年年中以来的最高水平,也将提振能源股和商品货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