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 证券要闻 正文

从待价而沽到少人问津 证券分析师过剩时代

“一个完整的明星分析师团队,竟然找不到下家。”猎头公司对本报记者的一声感叹,揭开了曾经风光无限的证券研究行业的痛楚。一则原本可以引发巨大反响的挖角新闻,如今却无声无息地胎死腹中。

证券分析师过剩时代
证券分析师过剩时代

薪酬锐减、跳槽无门、裁员声紧……在A股走熊的背景下,从待价而沽到少人问津,褪去光环的明星分析师是证券研究行业的一个缩影。汇聚了整个证券市场最密集的智力资源的领域,正在面临前所未有的尴尬。

有业内人士曾算过一笔账,证券公司研究所出具的研究报告,一年有10万份以上。每天读10份以上研究报告,读完一年出的研究报告大概要花二三十年的时间。“卖方研究是中国最贵的研究,以卖方分析师有1000至2000人计算,卖方研究年均投入高达10至20亿元。”

不经意间,“研究过剩”时代已经匆匆而至,转型正拉开序幕。

尴尬的身价

一个明星分析师团队主动找上门,希望能集体跳槽至更好的下家,但无人接手

猎头公司的老李刚接手了一个“大活”:一家北京券商的明星分析师团队主动找上门,希望能集体跳槽至更好的下家。

知情人士透露,如果说出这家研究团队的名字,不说“如雷贯耳”,那也一定是“炙手可热”。“若是跳槽成功,必定是业内的一则大新闻。”对于金融猎头们来说,能揽到这么一笔大生意,绝对是令同行羡慕不已的。

但是这回,老李傻了眼。他按照明星分析师的“目标身价”寻觅下家,却发现无人接手。

“以前是我们主动去挖明星分析师,而且能挖到一个就不错了,更不敢想一个团队,但现在是一个完整的团队,而且排名靠前,却难以找到下家。眼看这笔大买卖就要泡汤了,我真心焦啊。”老李说。

“皇帝女儿不愁嫁”的明星分析师,今年却是遭遇“恨嫁”,这一现象并不是特例。一场寒流已经向整个行业袭来。

新财富最佳分析师,这一头衔原本是高薪的保障,如今却在快速贬值。

“钱,根本没有大家想象的那么多。”一位2011年度获得了新财富行业最佳分析师的券商研究员感叹到,本来以为评上最佳分析师,薪水会上一个比较大的台阶,可实际情况是,经过漫长的等待,最后公司也仅发了一个令他失望的数目。

“以前没有拿到最佳分析师的时候,我可是憋足了劲儿,一心想拿到名次。”这位年轻的分析师表示,在行情好的时候,一年的奖金便可以“在北京买房买车”。获得名次后,作为卖方的公司会比较重视,以较高薪水挽留,另一方面其他机构也会以高薪来挖角。而如今,自己如愿获得名次,可不论是现在东家,还是未来东家,都已经没有了原来的那股热乎劲儿。

大约三年前,明星分析师们的行情到达“鼎盛”。“当时我们研究所给出的条件是,只要新财富入围,就给一次性奖励,数目一般在30到60万。”一位明星分析师表示,对于获得第一名的新财富最佳分析师,公司更是动辄几百万元起价。而即使到了2010年,行情也依然火热。当时曾有一家南方券商研究所负责人向记者表示,一位刚毕业参加工作两年的行业分析师,基本上连行业规律都没摸清,就被另一家研究所以高薪挖走了。

变化出现在2011年,随着股市行情日渐走弱,券商研发部门的薪水也每况愈下。前述分析师表示,“如今已经获得最佳分析师半年多了,公司仅象征性地表示了一下,几百万元奖金,那是想都别想。”

“想跳槽,那也是比较困难。”他表示,如今虽然获得最佳分析师荣誉,但想要找到一个比较合适的下家也比较困难,因为较大的券商研究所有数目不少的最佳分析师,等着跳,却没有合适的地方。他感叹,“因此当期只能继续努力保持自己的位置,争取熬过冬天,找到更好的下家

严峻的处境

薪酬一降再降,上海一家一线大型券商研发部门最近整体降薪20%,另一家大型券商研究所则降30%

身价下挫,对顶尖分析师来说,感觉强烈。对广大的普通分析师来说,处境更加困难。薪酬锐减、跳槽无门、裁员声紧……各家券商一旦出现相关传闻,都会让分析师们心中一紧。只有经过冬天的人,才知道冬天有多冷。正在过冬的证券行业,也让分析师们倍感压力。

据了解,相比于明星分析师,普通分析师本来薪水就较低,普遍在20万元左右,但在市场弱势的情况下,薪酬还被一降再降。据悉,上海的一家一线大型券商研发部门最近整体降薪20%,另一家内地的大型券商研究所则降薪30%。

缩减会务成本也成了过冬的方法之一。今年安信证券的半年度策略会不管饭,一时成为业界关注热点。参会者感叹到,“如今连参加半年策略会嘉宾的饭都不管,可见成本控制严到什么程度。”

而中信证券研究所裁员的传闻更是沸沸扬扬。经中信研究所人员向本报记者证实,中信证券每个研究小组内采取末位淘汰的方式,裁撤掉一些人员。据业内人士透露,过去多数券商一个行业有几个分析师跟踪,而如今一个行业仅有一个分析师。

从更大的角度来看,A股虽已持续走熊两年,但复苏的迹象依然难寻,甚至有多位大佬惊呼“寒冬初至”,这在相当程度上超出很多券商的预期,各家券商放慢了扩张的脚步,这可能是分析师们褪去光环的本质原因。

事实上,券商当前面临的经营压力,可能比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时还要大。“如果我们不是把犄角旮旯的利润都释放出来,我们也面临亏损。”一位资深从业人员表示,券商今年上半年的实际亏损面可能更大。

研究业务对于券商无疑是一项昂贵的支出,仍在持续的熊市,让券商首先考虑的就是收缩研究业务战线。

自2005年国信证券首开先河,以当时的天价30至50万元高薪招聘分析师后,这个行业的薪酬经过2006至2007年大牛市推波助澜后,更是扶摇直上。2007年,安信证券给首席经济学家高善文开出了3年1000万的薪酬轰动业界。此后深圳某券商曾给明星分析师兼研究所所长开出过400万的年薪,刷新了纪录。水涨船高,新财富上榜的首席分析师年薪普遍为300万元以上。2011年,甚至北京某券商传出500万元挖人的消息。

高额的薪酬加上庞大的队伍使券商研究成为最昂贵的业务。“卖方研究是中国最贵的研究,以卖方分析师有1000-2000人计算,卖方研究年均投入高达10至20亿元。”中信证券执行委员会委员、董事总经理徐刚曾这样评论。

一句话:股市的冬天,载不起昂贵的研究所。”(上海证券报)

12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