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滚动正文

23亿银行诈骗案真相起底 七幕大戏堪比偷天换日

2017年7月5日,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刑事第二审判庭。

伴随着清脆的法槌声,曾经震惊一时的被告人谢某、张某某、崔某某、韩某某票据诈骗案历经多次庭审最终宣判:被告人谢某、张某某、崔某某犯票据诈骗罪,分别判处有期徒刑15年、13年及7年,并分处罚金50万元、45万元及30万元;被告人韩某某犯票据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3年缓刑5年,并处罚金5万元;公安机关已追回的价值近1亿元的赃款赃物,发还广发银行北京分行,不足部分继续予以追缴并发还广发银行北京分行。至此,这起发生在2014年的票据诈骗案再次成为大家关注的焦点。

23亿银行诈骗案
23亿银行诈骗案

根据刑事判决书的认定事实,被告人谢某、张某某、崔某某、韩某某先后实施了金额为3亿元及20亿元的票据诈骗犯罪事实,其中3亿元诈骗既遂,20亿元诈骗未遂。

这部现实版好莱坞大片《偷天换日》的背后,究竟谁是导演?谁是演员?谁是受益者?这里面又隐藏着怎样不可告人的利益链条?我们根据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多次刑事庭审和山东省高院的民事庭审及本次济南中级人民法院法院刑事判决书的事实试图还原案情,将这个复杂的骗局一幕幕客观地呈现给大家。

23亿银行诈骗案
23亿银行诈骗案

第一幕:资金掮客粉墨登场

精心预谋,分工协作,资金贩子共绘“财富计划”

事情还得从2014年3月说起。当时,被告人张某某经人介绍认识了自称大唐财富哈尔滨分公司副总的谢某和北京分公司的魏某及从事资金介绍和投资咨询业务的崔某某。被告人张某某、谢某与崔某某认识后,便预谋、策划利用“非阳光业务”手段非法获取高额的“好处费”,以实现他们共同的“财富计划”。

被告人谢某、张某某、崔某某等经过多次商定密谋,设计好所谓的“财富计划”后,便开始将“纸上谈兵”的设想具体付诸实施。但要实现这一切的“设计规划”,最重要的问题是确定供求双方,也就是确定资金提供方和资金使用方。

按照被告人谢某、张某某等人的预谋分工,谢某主要负责联系和确定资金提供者并共同考察确定用款企业,而张某某等人主要负责联系和确定资金使用者,崔某某负责伪造票证和印鉴。

一个不得不予以重点说明的概念:“非阳光业务”

上面提到的“非阳光业务”,并不是一个精确、科学的资金运作概念,“非阳光业务”可以基本概括为如下操作模式:在相关企业不符合银行正常授信条件而又有大量资金需求的情况下,资金方为攫取巨额收益又规避直接支付给用款企业的巨大风险,遂将其资金通过正常渠道存入银行等金融机构,在金融机构不知情的情况下,采取非法手段将该款转至相关用款企业,资金方除获取金融机构支付的正常存款收益外,还可获取用款企业支付的巨额贴息,相关中间人获得巨额好处费,相关企业为获得资金而自愿支付巨额费用。

资金方为配合用款企业使用资金,需在存款期限内对该存款做到“不提前支取”、“不质押”、“不抵押”、“不挂失”、“不查询”、“不开通网银”,存款到期后由用款企业按原路归还给金融机构,若无法归还资金,资金方仍可以“毫不知情”为理由,要求金融机构归还存款,妄使接收存款的金融机构无辜担责。

第二幕:供求双方分别现身

各取所需,各负其责,“金主”“用款人”分别敲定

被告人谢某利用其从事资金业务运作方面的各种关系,联系上了广发银行北京某支行的陈某,并以高息补偿收益的方式最终商定由广发银行北京分行作为资金提供方,出资3亿元在天津银行济南分行办理存款业务。

与此同时,被告人张某某也在紧锣密鼓地联系和考察用款企业。在考察多家企业未果的情况下,被告人张某某最终经人介绍联系上了山东德州临邑县的一家名为“山东桦超化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桦超公司)的用款企业,经其初期考察认为桦超公司适合作为用款企业,此后被告人谢某又对该企业进行了所谓的实地考察,他们对这家企业的总体情况比较满意,同时这家企业为了拿到3亿元资金愿意承担高达18%的高额成本,经各被告人协商最终确定桦超公司作为实际用款企业。

第三幕:资金通道应需而出

穿衣戴帽,层层嵌套,设计产品粉饰收益分配

被告人谢某与广发银行北京某支行陈某商定资金来源后,又一个客观现实状况成为实际操作资金运转的障碍,那就是广发银行与天津银行之间并没有同业合作关系,但这一客观障碍并没有难倒这些专门从事资金业务的“资金掮客”。得知广发银行与江苏银行存在同业合作关系后,被告人谢某又分别联系了合众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合众公司)的副总经理于某及江苏银行南京某支行的郑某。

此后,被告人谢某与广发银行北京某支行的陈某、合众公司的副总经理于某及江苏银行南京某支行的郑某共同商定了3亿元资金的流转方式:即广发银行北京分行的3亿元资金通过合众公司以年利率3%存入江苏银行南京某支行,再由江苏银行将上述3亿元资金通过合众公司以年利率3.3%存入天津银行济南分行。为顺利实现上述资金流转,广发银行、江苏银行分别与合众公司签订了2014专户92号《委托资产管理合同》及2014专户82号《委托资产管理及托管合同》。

资金流转的具体方案和通道均已确定完毕,但稍懂资金市场的人都知道,广发银行北京分行为什么放弃年利率5.5%的同业存款而选择年利率只有3%的一般性存款呢?江苏银行为什么也选择了年利率只有3.3%的一般性存款呢?

就在商定好上述资金流转方案以后,被告人谢某又与广发银行北京某支行的陈某联系上了民生证券公司的商某,并签订了一份由广发银行为托管人、民生证券公司为管理人、桦超公司为委托人的《民生证券理财22号定向资产管理计划资产管理合同》,广发银行以收取托管费的名义实现了弥补收益的目的。

江苏银行在其中扮演的只是个通道的角色,如果没有广发银行的3亿元资金,也不会去继续操作下面的事情,也不可能放弃年利率5.5%的同业存款去选择年利率只有3.3%的一般性存款,于是在被告人谢某的联系下,江苏银行又与桦超公司签订了一份《投行高端财务顾问协议》,江苏银行以收取顾问费的名义实现了弥补收益及获取通道费的额外收益。

就这样,虽然兵马未动,粮草却已先行。

123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