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滚动正文

厦门村霸强揽业务三次持刀上门 被提起公诉

“村霸”为了强揽业务,纠集同伙,多次持刀上门追逐、拦截、威胁、恐吓受害人。昨日,导报记者从同安区人民检察院获悉,为祸乡村的“村霸”苏某等人因涉嫌寻衅滋事罪,目前已被提起公诉。

厦门村霸强揽业务
厦门村霸强揽业务

近日,同安区检察院还通过了《厦门市同安区人民检察院关于充分发挥检察职能依法惩治“村霸”和宗族恶势力犯罪积极维护农村和谐稳定的实施意见(试行)》,制定严厉打击“村霸”、宗族恶势力犯罪案件的办案机制,坚决铲除“村霸”、宗族恶势力的“毒瘤”,还人民群众一片净土。

恶行1:“村霸”强揽业务,3次持刀上门

“仓库在我们村,业务当然应该归我们!”“村霸”苏某盯上的是一家超市公司的物流业务,因为这个超市公司的仓库位于苏某所在村庄,他就想从中图利。

于是,在这家物流仓库已经被外地公司承包的情况下,苏某为达到强揽、入股物流运输业务目的,于2015年6月、7月期间,多次纠集被告人阿曾、蔡某、李某等人,窜至该物流仓库采取持钢管焊刀追逐、拦截、辱骂多名物流公司货车司机,威胁恐吓货车司机。

第一次,是在2015年6月初,苏某指使被告人阿曾、蔡某、李某等十余名男子至该派送点恐吓、驱赶货车司机。随后,苏某、阿曾等人到该配送点办公室向受害公司负责人提要求,提出要强揽或入股公司货物配送站的物流运输业务。后来,因双方未能谈妥,苏某等人就对对方进行威胁,还将两部货车轮胎放气。

第二次,大约一个月后,苏某又指使被告人阿曾、李某、蔡某等人至该配送点,持钢管焊刀恐吓、驱赶该派送点货车司机及其他工作人员。货车司机跑离过程脚踝崴伤。

第三次,2015年7月11日中午,苏某再次指使同伙到该配送点,同样是持钢管焊刀恐吓、驱赶该派送点的两名货车司机。此次阻挠行为,造成该配送点被迫暂停物流配送长达两个小时。

苏某等人的恐吓、驱赶行为,还导致该物流配送点工作人员、载货司机心生恐慌,严重影响了超市公司的正常物流配送及正常运营。

恶行2:持械聚众斗殴,导致多人受伤

“村霸”及其同伙不仅寻衅滋事、强揽业务,他们当中还有人聚众斗殴。2015年7月,王某等人(另案处理)得知阿毅等人承建同安区一路段的路灯安装工程后,试图承揽该工程的地材生意,双方为此产生矛盾。

2015年7月16日下午3时许,王某在同安一家茶馆与阿毅谈判时见未能谈拢,遂纠集了被告人阿曾等数十名男子持钢管焊刀聚集在村路口,向对方打电话约斗。随后,阿毅纠集数名男子在村路口与王某一方的人员持械斗殴。

其间,被告人阿曾持钢管焊刀、啤酒瓶伙同王某等人冲向对方。双方打斗共造成多部汽车损坏(可估价值人民币29160元),还造成多人受伤的损害后果。

案发不久后,苏某在同安区一池塘边被抓获归案;同一天,他的三名同伙也相继被抓获归案。

近日,苏某、阿曾、蔡某、李某4人已经被提起公诉。而他们的同伙也将另案处理。

检察官认为,苏某、阿曾、蔡某、李某持凶器拦截、恐吓他人,情节恶劣,已涉嫌寻衅滋事罪。另外,被告人阿曾还涉嫌持械聚众斗殴,应当数罪并罚。

检察官说法:寻衅滋事,该当何罪?

为何以涉嫌寻衅滋事罪为由,对苏某等人提起公诉?对此,检察官指出,被告人苏某等4人持凶器拦截、恐吓他人,情节恶劣,其行为均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九十三条第一款第(二)项之规定。

而根据《刑法》相关规定,有下列寻衅滋事行为之一,破坏社会秩序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一)随意殴打他人,情节恶劣的。(二)追逐、拦截、辱骂、恐吓他人,情节恶劣的。(三)强拿硬要或者任意损毁、占用公私财物,情节严重的。(四)在公共场所起哄闹事,造成公共场所秩序严重混乱的。

纠集他人多次实施前款行为,严重破坏社会秩序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可以并处罚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