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票新股正文

倍杰特创业板申请通过 应收账款高于营收增长率

日前,水处理综合服务商倍杰特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倍杰特”)创业板的首发申请顺利通过,成功登陆资本市场。招股书显示,虽然倍杰特营收净利连续三年上涨,但公司应收账款同样居高不下,2020年上半年公司的应收账款增长率甚至高于公司的营收增长率。

新股上市
新股上市

截至2020年上半年,倍杰特逾期的应收账款已超过当期净利,在高额的流动负债以及孱弱的额现金流面前,此次IPO的成功似乎帮助公司实现了“惊险一跃”。

逾期应收超净利、现金流吃紧

招股书显示,倍杰特自成立以来专注于水处理领域,从事污水资源化再利用和水深度处理业务,服务的客户覆盖煤化工、石油化工、电力等工业和市政行业,主要客户包括中国石化、中沙石化、中天合创、中煤集团、国家电投等。

报告期内,倍杰特来自前五名客户的收入合计占公司主营业务收入比分别为69.13%、63.71%、60.80%、70.88%,客户集中度较高。

与此同时,倍杰特在报告期各期末的应收账款净额分别为1.80亿元、2.61亿元、2.26亿元、1.90亿元,占各期营收比例分别为45.98%、65.28%、47.45%、112.99%。各期应收账款占比波动幅度较大,2020年上半年增长高达113%。

(图片来源:企业招股说明书)
(图片来源:企业招股说明书)

应收账款净额的增长率甚至高于营业收入的增长率,这为倍杰特的财务状况埋下隐患。

招股书显示,倍杰特委托运营管理合同的周期一般为1~3年,以BOT、PPP等模式投资运营项目的周期一般为15~30年,运营周期较长。这种情况下,若公司账款回收不及时或发生逾期,将会导致公司资金周转的压力巨大。

而截至2020年上半年,倍杰特已发生9735.64万元的逾期应收账款,占应收账款总额比的45.86%,逾期应收账款净额高达8096.17万元。相比之下,公司2020年上半年的净利润也仅为3989.93万元。

(图片来源:企业招股说明书)
(图片来源:企业招股说明书)

由于大额度应收账款未能回收,倍杰特的周转资金压力较大。2017年~2019年,倍杰特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净额分别为315.85万元、1.59亿元、6510.27万元,波动较大。截至2020年上半年,公司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净额为﹣3648.62万元,现金流羸弱的表现并没有得到较大改观。

债务压顶,对赌紧箍

值得注意的是,截至招股书签署日,倍杰特负债总额分别为1.47亿元、2.78亿元、2.86亿元、2.97亿元,其中流动负债分别为1.43亿元、2.73亿元、2.79亿元、2.89亿元,占比分别为97.17%、98.24%、97.79%、97.45%。

此外,报告各期倍杰特的应付账款分别为1.05亿元、1.20亿元、1.74亿元、2.04亿元,占总负债的比例达71.54%、43.33%、60.77%、68.85%。而截至2020年上半年,公司货币资金仅7703.28万元,其中银行存款4338.54万元。

债务承压,公司主要依靠外部融资输血。招股书显示,倍杰特曾在2017年获得一次4.87亿元的高额融资,不过公司随即又在2018年的扩张投资中将这笔钱花了出去。

但值得注意的是,倍杰特2017年的高额融资,是在一份IPO对赌协议的基础上获得的。

招股书显示,2017年11月,倍杰特与千牛环保、仁爱智恒、杭州创合等8家投资机构以及国全庆、王文召、周和兵等11名外部自然人投资者签订《投资协议书》。

协议规定,倍杰特若不能在2021年6月30日前获得证监会的IPO批文,则上述借款的利率为6.5%/年,且20个工作日内还清;若倍杰特IPO成功,则上述借款的利率为3.5%/年。

招股书显示,倍杰特本次以每股5.54元的价格获得上述各方的增资,共计4.87亿元。但值得注意的是,倍杰特实控人权秋红和其他员工的部分增资款是向外部投资者借款取得。

(图片来源:企业招股说明书)
(图片来源:企业招股说明书)

招股书显示,权秋红以及部分员工未还欠款总计6570万元。其中,实控人权秋红仍欠外部投资者2750万元;车间主管李争光欠了1750万元;副总经理郭玉莲欠了1575万元;运营经理王立攀、财务总监廖宝珠、副总经理卞荣琴均欠外部投资者450万元;技术研发部员工仝中聪和技术研发部总工程师石维平则均欠外部投资者45万元。

值得注意的是,即便倍杰特此次顺利登陆创业板完成了融资目标,但公司每股价格6.52元的价格,相较员工的增资成本仅增长了17.72%。这也就意味着,在不使用自有资金的情况下,上述员工未来或许仍需抛售大部分股票才能将债务还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