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 热点扫描 正文

天津智障工被骗洗车求救 根本不把他们人看埋没良心的雇主实在可恶

#天津智障工#股城网讯www.gucheng.com :天津智障工被骗洗车求救根本不把他们人看埋没良心的雇主实在可恶。今年8月8日,在天津打工的湖北孝感人吴剑兵发现,和他一起的弟弟吴发兵失踪了,吴发兵有智力残障。与此同时,在沈阳谋生的湖北枝江人吕万红,也走遍大街小巷,苦寻失踪的儿子吕仕伦——一名同样“脑筋有问题的孩子”。



9月11日,吴发兵给孝感老家打电话,可他只说出了“洗车行、加油站”两个名词,电话就被挂断。

哥哥吴剑兵通过这仅有的线索,在天津“大海捞针”,硬是在河东区成林道上的一家洗车行里,找到了弟弟。吴剑兵与洗车行领班对峙过程中,洗车行里一名右眼致残的洗车工向新京报记者求救,他说,他叫吕仕伦。

被解救出的两名智力障碍者遍体鳞伤,他们称,多次遭遇洗车行领班殴打。

11月21日,天津警方对该洗车行突击检查,解救出多名被困人员,其中部分人员的神志与常人有异。多名被困者说,和吴发兵、吕仕伦一样,他们都是在天津火车站被人以高薪洗车的工作接到洗车行。警方表示,5名涉案人员因涉嫌强迫劳动罪,已被刑事拘留。

公用电话亭里,吴剑兵捏起话筒,向话机卡槽插入电话卡,按下自己的手机号。

手机铃声响起,他盯着闪亮屏幕上的号码,失望地挂断,再走进下一家电话亭。连续数天,在天津打工的吴剑兵,都在用公用电话给自己的手机打电话。

他在寻找一个电话号码,一个与他的弟弟吴发兵有关的号码。

今年8月初,智力有障碍的吴发兵突然失踪,不久,湖北老家的电话里,留下一个没有接到的陌生号码。

吴剑兵推断,那是弟弟打来的。

寻找

三通神秘电话

2011年,吴剑兵带弟弟吴发兵来天津打工,在杨村建筑工地做装修。

31岁的吴发兵有智力残障,其《残疾人证》上显示,残疾等级为二级。但他高1.75米、力气大,在哥哥的监护下,搬运装修材料。

今年8月8日中午,吴剑兵发现弟弟失踪了。他找遍杨村附近的马路和村庄,也没见到吴发兵的身影。

“是不是他回老家了?”吴剑兵坐火车赶回老家湖北孝感,印了一沓寻人启事,附上吴发兵的照片,用糨糊贴在县城的电线杆上。

8月10日,湖北老家的固定电话上,多了一个未接来电,号码来自天津。8月11日,吴剑兵的邻居家接到同样号码的电话,“对方说他是吴小兵(发兵),现在没钱了,要我们汇3000元钱回家。”第二天,邻居将此事告诉吴家人,吴剑兵回拨过去,无人接听,查询得知,号码来自公用电话。

“弟弟只记得家里的固话。”只要找到那个公用电话的位置,弟弟就一定离他不远了。吴剑兵又匆匆返回天津。

在天津,吴剑兵没能查到这部电话的具体位置。他急了,开始不停地拨公用电话打给自己的手机,核对号码。

在火车站等人流密集区,吴剑兵“大海捞针”。

拨了几十部公用电话后,天津火车站后广场附近,吴剑兵居然找到了这部电话。

他问遍了电话亭周围的店铺,没有任何线索。吴剑兵向当地派出所报警。

9月11日,老家的电话再次响起,吴发兵的声音从电话那端传来,可他没说几句电话就被挂断,再回电,提示手机已关机。隐约中,吴家人只听到两个名词:“加油站、洗车行。”

这是唯一的线索,在天津市区,吴剑兵见到出租车就招手,寻找跟加油站、洗车行有关的地方。10月3日,一名出租车司机告诉他,河东区成林道上,有家洗车行紧挨着加油站。

123下一页